办公电话
  0755-84450992
 
  服务信箱
 jcjjh@126.com
首页 > 警队功模
 
 
《深圳警察故事》——廖光明(89)

    

百万赎金

    2006年08月04日  12:43    深圳商报
   
    廖光明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。100万港币,全部是现金,整整齐齐成捆成捆地用橡皮筋扎好,装满一个旅行袋。
    这笔巨款的主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板,此刻,这个在生意场上意气风发的男人却像一只又惊又怕的小鸟。面对着这一大笔辛苦赚来的血汗钱,这个男人一点激动的感觉都没有。他心中想的,是快点把钱送出去。
    绑架
    廖光明是宝安公安分局公明派出所的副所长,一个干了17年刑侦的老刑警。这宗绑架案是他经历过的案子中印象最深刻的,廖光明回忆起这件案子时的第一句话是:“当时的交钱过程比任何一部电影大片都要惊险。”
    接到报案的时候是凌晨4点,廖光明没合眼多久,就被从睡梦叫醒,匆匆赶到派出所。来报案的是公明当地一家电子企业的老板,姓余。被折腾了一夜的余老板此时一脸的憔悴疲惫,又加上担心被绑匪扣为人质的妻子,更是心急如焚。说起话来的时候,两只眼睛瞪得老大,每说完一段话,就有几颗豆大的汗珠掉下来。
    前一天傍晚,余老板和往常一样开着别克车和老婆一起下班回家。走到半路上,忽然被后面的面包车追了尾。余老板下车理论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,就被几个人七手八脚架上了车,一会儿妻子也被架上了车。两个人都被绑住手脚,黑布蒙眼,接着面包车就飞驰而去。一路上,能听到绑匪不停地与同伴联系,一会说下了高速了,一会说到龙华了。后来事实证明,狡猾的绑匪放的都是“烟雾弹”,让警方兜了不少圈子。
    兜圈
    不知道在车上坐了多久,余老板只知道车子一会上高速一会下收费站,一会上大路一会又好像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。车子似乎到某住宅区停留过短暂的一阵,接着又开走了。
    从肚子饿的程度推测,应该已过了四五个钟头了。忽然车停了,余老板被解开捆绑推下了车,有个声音告诉他,马上回去准备100万美金来救他老婆。话音刚落,车子就扬长而去。余老板解开蒙眼的黑布,自己站在一条公路的边上,天色已是午夜时分。跌跌撞撞走了好久,终于遇到了人,当地人告诉他,那里是东莞石排。又折腾了几个小时,余老板终于拖着软得发抖的双腿走进了公明派出所。
    接下去的几天,绑匪一直在催问余老板筹到了多少钱。廖光明告诉余老板,每次打电话,一定要尽可能拖延时间,另外尽量和对方讨价还价。从过去他经手的大小绑架案看,绑匪第一次要价一般是狮子大开口,然后尽量逼迫事主在短时间内筹到最多的钱。对方对余老板的身家情况看来十分熟悉,当还价从100万美元降到100万港币的时候,绑匪再也不肯松口了。而且必须要100万现金港币,人民币不行。
    几天里,廖光明带领民警没日没夜地排查余老板身边的人,厂里300多名工人,几个熟悉他又有矛盾的熟人,但都没有结果。
    交易
    三天以后,绑匪终于提出了交易地点,要求余老板傍晚时分到惠州送钱。
    交易的地点在一座三层的大型立交桥下,地处交通要道,周围又有汽车站,人多车多,尤其是有很多开摩托的拉客仔,情况十分复杂。目送余老板提着那个装了百万现金的旅行袋往人群中走去的时候,廖光明心里前所未有地紧张。盯事主交赎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但从来没有百万之巨。万一钱没交成,临时被飞车抢夺了怎么办?万一绑匪出什么花招堂而皇之把钱取走怎么办?尽管余老板的前后左右、天桥上下、关键路口都安排了便衣,但廖光明的心却一刻也放不下。
     一会儿,只见余老板拿起手机焦急地说着什么,接着又垂头丧气地上了一辆出租车。不知道是对方发现现场气氛有什么异样,还是本来就是在试探,绑匪突然通知交易取消,什么时候交钱随时等通知。
    余老板已经乱了方寸,几天下来人瘦了一圈不说,情绪几乎失控。生怕他出什么岔子,接下来的时间,廖光明一步不离地跟着余老板,不停地安慰、舒缓他的情绪。与此同时,他还要和前后方的侦查人员不断研究最新案情、部署下一步侦查动向。
    深夜,余老板辗转反侧,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,廖光明一直盯着放那个手提袋的柜子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
    兔脱
    第二天中午,余老板的电话再次响起,绑匪又来通知交易了。先是到了惠州一处新开发区,换地方。接着又到一处国道边的酒店门口,又换地方。接着绑匪又指挥余老板上了高速,一会从这个路口上,一会从那个路口下。几个来回下来,余老板已经快崩溃了。此时他几乎没有心情和民警沟通,不停地跟廖光明说,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把钱交出去,案子以后等放了人再说。
    绑匪选择的交易方式相当狡猾。由于不停地在高速公路上下,警方搭乘的出租车目标很明显,很难保持距离。再加上不停转到当地的镇里村里,贴身保护余老板的民警也很难讲清楚路怎么走。这时,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对讲工具了。
    已到黄昏时分,余老板的手机响起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,绑匪不停地催问有没到哪个路口,有没看到哪栋楼。这时余老板的车正行进在往深圳方向的高速公路上,绑匪突然要余老板报出路边里程牌上的数字。“59,58,57……”当报到“56”的时候,绑匪突然说,看到前方路边树上挂的汽水瓶没有?“看到了。”“立刻停车,把钱拿下车。”
    那是一处特殊的路段,这里的高速公路和国道几乎并行,上下有10米左右的落差。此时,一辆载着两名男子的摩托车从国道上迎面驶来。手机里传来命令:把钱丢下去。余老板犹豫了一下,终于把黑色旅行袋从高速公路上丢下了国道,摩托车上的男子拣起袋子就绝尘而去。到了下午,余老板终于接到通知,人质已经被释放。
    落网
    这是廖光明经历过的绑架案中最高明、最狡猾的交易手段,看着那辆摩托车远去扬起的烟尘,他心里暗暗发誓要把这伙绑匪一网打尽。尽管绑匪自以为天衣无缝,但在交易前后的通讯过程中和交易现场还是留下了不少线索。半个多月以后,廖光明带队远赴安徽,将正在酒店里庆功的绑匪一网打尽。
 
作者:李胜
 

   
 
 
  万科集团  |  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 | 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 |  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会  |  广东省公安厅  |  广东省民政厅  |  深圳市公安局  |  深圳市财政局  |  深圳市民政局  |  深圳市信义集团  |  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 |  创维集团有限公司  |  深圳市左右家私有限公司  |  深圳龙城医院  |  深圳市友和保险经纪有限公司  |  深圳市龙华新区中心医院  |  深圳市龙华新区人民医院  |  深圳祥祺集团  |  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  |  北京徳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  

Copyright © 2006 bet356官网是真的吗_bet356怎么买进球方式_bet356足球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. bet356怎么买进球方式
主办单位:bet356官网是真的吗_bet356怎么买进球方式_bet356足球体育 技术支持:丕微科技 粤ICP备14067306号-1
联系电话:0755-84450999
邮箱:jcjjh@126.com